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陕陕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首頁 > 法規 > 文章內容

20190806 2019年第十屆研討會_于老師會議13個問題

發布日期:2019-08-06  生效日期:2019-08-06

閱讀量:259 次

一、對于企業新興的融資方式,如ABS、ABN,折價費用應如何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華政)

問題背景:

企業按低于賬面價值的價格轉讓應收賬款,例如應收賬款賬面價值100萬、實際收到轉讓價款90萬,則差額確認的支出10萬元如何稅前扣除?

政策依據:

1.《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發布<企業資產損失所得稅稅前扣除管理辦法>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1年第25號)

第五條企業發生的資產損失,應按規定的程序和要求向主管稅務機關申報后方能在稅前扣除。未經申報的損失,不得在稅前扣除。

于永勤老師觀點:

應收賬款轉讓分為兩種形式,一種是附追索權的轉讓;一種是賣斷式折價轉讓。

應收賬款附追索權的轉讓,銀行為解決客戶因應收賬款增加而造成的現金流量不足,而及時向客戶提供的應收賬款轉讓的融資便利。在受讓期間,銀行委托轉讓人(銷售商)負責向購貨商催收已轉讓的應收賬款,如在規定期限內銀行未能足額收回應收賬款,則由轉讓人無條件地回購未收回的部分。所以應收賬款附追索權的折價轉讓,不能算損失。

賣斷式應收賬款折價轉讓形成的資產損失,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1年25號公告(以下簡稱“25號公告”)未規定該項損失內容,或者說沒有明確說這種損失可以。因為我們轉讓應收賬款形成損失,如果政策明確這種損失以后,我們對25號公告中應收賬款損失的類型全部弱化了,所以25號公告沒有明確這種情形。但在25號公告第五條提及,企業發生的資產損失,符合法律法規規定,在我們稅務機關的管理上的話也是要適當的,也是要和當前的這些新的經濟業態也相吻合。

因此對于轉讓應收賬款損失,我們掌握基本的判斷標準,一般情況下,如果沒有避稅行為,我們認為其實還是可以認可的。但是如果說有避稅行為,那么按照合理性原則該部分損失就不得扣除了。所謂合理性原則強調就是要符合經濟性常規,如果企業出于避稅目的就肯定不符合經濟性常規,那么我們是不予認可的。比如說企業在作價上有可能把價格做的低一點,尤其是關聯方,實際上應收賬款的轉讓避稅的事主要存在于關聯方之間。因為尤其是集團的子子公司之間,子公司把一個應收賬款的債權轉讓給另一個子公司,都在一個集團內利益共同體。

二、企業年金稅前扣除問題(審信曲信通)

問題背景:

企業在費用成本中列支企業年金2,392,964.60元(未超過職工工資總額5%標準),經了解,企業員工總人數為680人,自愿參加企業年金人員有471人,部分人員不愿意交納年金,即企業本年總共繳納的2,392,964.60元是部分人員年金。

政策依據:

1.《關于補充養老保險費、補充醫療保險費有關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財稅〔2009〕27號)

自2008年1月1日起,企業根據國家有關政策規定,為在本企業任職或者受雇的全體員工支付的補充養老保險費、補充醫療保險費,分別在不超過職工工資總額5%標準內的部分,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準予扣除;超過的部分,不予扣除。

 于永勤老師觀點:

我們把握的標準是,企業是按照年金管理辦法的要求制定且經過社保部門確認的企業年金管理方法,我們基本就認可了。我們要把握財稅〔2009〕27號的核心一點是要給全體員工支付的補充養老,但全體員工的理解是不是一個都不能少?其實我們有領導也跟財政部原來發文的人溝通過,說你這個是不是一個都不能少?因為我們有一年我們風控就檢查這塊,后來發文的文回復當時就強調要普惠性,說一個人都不能少,現實有些時候簡直太難了。

作為年金來講,它既要考慮到老人的感受,也要兼顧到新人,有些老人再過三年就退休了,會覺得繳納年金沒有意義,把錢投在年金基金里邊管理,不如自己投資,所以有的老人不愿意上年金;還有就是新員工因未過試用期,企業不給新員工上年金。所以財稅〔2009〕27號文件重在體現普惠原則,如果企業制定的年金方案是按照人社部年金管理辦法制定,并且又經過社保部門審核確定的,我們執行口徑還是認可的。

三、補充醫療保險稅前扣除范圍(審信曲信通)

問題背景:

企業購買的補充醫療保險:不同保險公司保險條款相差懸殊,如保險經紀人向企業推銷的泰康保險公司補充醫療保險包括:泰康特需金團體醫療保險、泰康世紀泰康住院團體醫療保險、泰康高額無憂I型團體醫療保險(保險責任條款規定:符合投保地社會基本醫療保險統籌基金規定范圍的合理醫療費用)、泰康社會統籌補充團體醫療保險(保險責任條款規定:符合投保地社會基本醫療保險統籌基金規定范圍的合理醫療費用)、泰康附加世紀泰康門急診團體醫療保險、泰康特需金團體醫療保險、泰康健康有約團體重大疾病保險、泰康團體意外傷害保險。

政策依據:

1.《關于印發<北京市企業補充醫療保險暫行辦法>的通知》(京勞社醫發〔2001〕16號)

一、要充分認識建立企業補充醫療保險的重要意義。

《北京市基本醫療保險規定》中明確提出,補充醫療保險費的提取額在本企業職工工資總額4%以內的部分,從成本中列支。這體現了政府對廣大職工的關心,是貫徹江總書記“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具體體現。

2.《關于補充養老保險費、補充醫療保險費有關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財稅〔2009〕27號)

自2008年1月1日起,企業根據國家有關政策規定,為在本企業任職或者受雇的全體員工支付的補充養老保險費、補充醫療保險費,分別在不超過職工工資總額5%標準內的部分,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準予扣除;超過的部分,不予扣除。

于永勤老師觀點:

第一,從保險的名稱及內容來講,我們要遵從保險法的規定來判斷是不是屬于補充醫療,因為保險法里有相對明確大的范圍,關于醫療方面的補充的險種都認可。第二,要符合當地人力社保部門的規定的自管型補充醫療也可以。如北京地區2001年發布京勞社醫發〔2001〕16號文件《北京市企業補充醫療保險暫行辦法》,稅務稽查是認可的,并且我們還是認為它允許扣除的比例是4%,不是5%。職工報銷不了的醫療費、藥費從這4%里來支付,我們對實際支付的這塊還是認可的,因為他畢竟是北京市政府有關部門規定的一種補充醫療的方式,這種受眾很小,它主要限于國有企業。第三,綜合性保險需區分保費中哪些屬于醫療方面的保險,哪些屬于意外方面的保險,如區分不清楚醫療方面的保險也不能稅前扣除。

另外,我們現在已經成為人口老齡化國家,所以我們對員工的權益的保護是越來越強調的。在政策的趨向來講,從企業所得稅來講要考慮到社會屬性,所以對于保險內容的話,我們覺得沒有必要太照本宣科的進行過多的限制,也就是只要是補充醫療保險,他保障不見得一定就是醫藥費,不見得就是一定是治療費用。那么如果說它有的說可能有陪護的費用、請護工的費用,反正有5%的限額控制就可以。

現在都是獨生子女,說非得讓獨生子女白天不上班了,然后去看護家里人也不太現實,精力也不允許。所以我覺得我們保險最重要的社會職能是用大家的錢解決社會的一個問題,所以在這方面的話,我至少說我個人來講,在當前的情況下沒有必要去做過多的限制,只要是符合保險法規定的補充醫療,又沒有和其他險種混同,又符合財稅〔2009〕27號規定的比例,又為全體員工等等,我們認為基本就可以。

四、傭金手續費的扣除(洪海明珠)

問題背景:

生產企業支付給銷售企業的“服務費”,是否按《企業所得稅法》中的傭金手續費處理?如果是的話,這類企業有的不是“具有合法經營資格中介服務機構或個人(不含交易雙方及其雇員、代理人和代表人等)”,應該如何確認?

政策依據:

1.《關于企業手續費及傭金支出稅前扣除政策的通知》(財稅〔2009〕29號)

二、企業應與具有合法經營資格中介服務企業或個人簽訂代辦協議或合同,并按國家有關規定支付手續費及傭金。除委托個人代理外,企業以現金等非轉賬方式支付的手續費及傭金不得在稅前扣除。企業為發行權益性證券支付給有關證券承銷機構的手續費及傭金不得在稅前扣除。

于永勤老師觀點:

財稅〔2009〕29號文件明確了我們支付傭金手續費的對象,一定是具有合法經營資格的中介服務機構或個人,就是有市場監督機制的中介機構要取得合法的資格。因為我們對有些市場是準入限制的,如具有特定行業資質,比如說保險經紀,房屋經紀等等。那么這些有市場準入限制的,就應當以市場監管部門所判定的資格作為企業合法經營資格。而對于沒有市場準入限制的,在經營范圍內就可以從事的業務,對于這塊來講,只要從事符合民法和商法及相關法律法規規定,那么可以作為具有合法經營資格的中介服務機構,就說你雖然沒有市場準入限制,但是你的行為要符合民商法的規定。

目前,就傭金手續費的判定及確切的概念,沒有明確的文件,但是可以借助其他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來明確。我們借用民法概念以三個行為來判定傭金手續費支出,第一個是代理行為,代理行為取的就是手續費;第二個是居間行為,只提供商業機會;還有第三個是行紀行為,經紀機構受委托人的委托,以自己的名義與第三方進行交易,并承擔規定的法律責任的商業行為。上述三個行為支出都屬于傭金手續費支出。比如某個劇目要上映了,我們有的賣票,賣出一張票,對方給我們多少錢,對方給我的支出是傭金手續費。我們從事的是行紀行為,就是以自己的名義在買票。

五、電子平臺公司傭金手續費問題(大華)

問題背景:

某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銷售費用/傭金科目,核算內容為社區團購傭金費用。傭金比例為大部分為實收金額的10%,部分為實收金額的12%。取得的發票開具方為天津XX有限公司,內容為現代服務/信息服務費,憑證附件中有支付傭金明細表及傭金計算表,內容含具體的銷售網點人名、實收金額、傭金,傭金比例等。

于永勤老師觀點:

我們通過判定以后,認為這個屬于傭金的性質。主要還是按照問題4跟大家介紹的原則來判定是傭金手續費還是服務費。當然傭金手續費也屬于服務費,但只不過它是一種特殊的服務費,所以我們還要從交易的實質進行判定。

六、關聯方利息-債資比(致同)

問題背景:

隨著現在互聯網的興起,企業規模越做越大,所需資金越來越大,關聯方之間的借貸越來越頻繁。借貸資金本金、利息支出一般都很大,關聯方的借款利息支出是否可以稅前列支,怎樣才能稅前列支。

政策依據:

1.《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企業關聯方利息支出稅前扣除標準有關稅收政策問題的通知》(財稅〔2008〕121號)

一、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企業實際支付給關聯方的利息支出,不超過以下規定比例和稅法及其實施條例有關規定計算的部分,準予扣除,超過的部分不得在發生當期和以后年度扣除。

企業實際支付給關聯方的利息支出,除符合本通知第二條規定外,其接受關聯方債權性投資與其權益性投資比例為:

(一)金融企業,為5:1;

(二)其他企業,為2:1。

二、企業如果能夠按照稅法及其實施條例的有關規定提供相關資料,并證明相關交易活動符合獨立交易原則的;或者該企業的實際稅負不高于境內關聯方的,其實際支付給境內關聯方的利息支出,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準予扣除。

于永勤老師觀點:

財稅〔2008〕121號第二條獨立交易原則和實際稅負為一般規定,而第一條債資比限制為特殊規定,判斷思路為符合第二條規定,即符合獨立交易原則,或者說沒有避稅這種傾向,就不受第一條債資比的限制。這就需要有充分的證據證明你的交易符合獨立交易原則,或者說借給你資金的人實際稅負不低于你,也就是收錢方實際稅負不低于你的話,兩個條件符合之一,那么利息支出不受5:1和2:1的限制。

實際稅負的判定,如果說這個企業沒有境外所得,我們一般判定以實際應納所得稅額/應納稅所得額,也就是企業沒有減免稅。如果要有減免稅,那你實際稅負就不是25%。還有一個是輔助交易性原則,這塊判定起來可能就相對復雜一點,這個也不是我們部門來判定的,我們有一個反避稅調查局,特別納稅調整由他們進行判定。那么再延伸從全國范圍來講,我了解到的反避稅調查的案例,現在主要是對向境外關聯方支付利息的問題。因為財稅〔2008〕121號下發的時候,當時談到向境外支付利息部分不受債資比的限制,但沒說不受反避稅限制,涉及到反避稅這一塊,還會從反避稅角度去判定。

七、債券利息發票問題(尤尼泰)(中匯盛勝)(審信曲信通)

問題背景:

稅前扣除憑證的問題(尤尼泰)

有一上市公司在公開市場上發行公司債,到期按發債的約定,支付利息,計入上市公司的財務費用—利息支出。流程是公司根據券商的通知,將相應的利息款項劃轉至上交所-----的賬戶,再由上交所根據債券持有人信息,將相應的利息劃轉至債券持有人賬戶。在此過程中,發債公司不知債券持有人的相關信息,支付利息時也無法取得發票,只收到中國證券結算登記有限責任公司的債券兌付確認書,可否以債券兌付確認書作為稅前扣除憑證?

blob.png

債券利息發票問題(中匯盛勝)

某公司2018年度通過中債登發行的債券,當年利息支出未取得利息發票,支出金額累計1億元。

稅前扣除憑證的問題(審信曲信通)

A上市公司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債券承銷商:西部證券;募集資金專項賬戶開戶銀行:華夏銀行;債券證券登記機構: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

A公司按照發債約定支付債券利息,計入賬面財務費用-利息支出9576萬元。A公司全權委托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代理債券兌付兌息,即A公司將債券利息9576萬元由華夏銀行專項賬戶匯至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銀行賬戶,委托其按債權登記日登記在冊的債券數量將利息發放給投資者,取得公司將款項劃轉至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的銀行回單(單位結算業務申請憑證、結算業務申請書),無法取得相關利息發票。債券從發行至委托支付利息,均已在上海證券交易所進行公告。對于未取得發票的原因,A公司解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只是代理發放債券利息,并不是利息最終受益者,故不會給發債公司開具利息發票;而債券的投資者眾多,即有個人也有公司,發債公司不清楚債券投資者的相關信息,并未直接與債券投資者接觸,要求債券投資者一一提供發票很不現實。

blob.png

blob.png

政策依據: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發布<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辦法>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28號

第九條企業在境內發生的支出項目屬于增值稅應稅項目(以下簡稱“應稅項目”)的,對方為已辦理稅務登記的增值稅納稅人,其支出以發票(包括按照規定由稅務機關代開的發票)作為稅前扣除憑證;對方為依法無需辦理稅務登記的單位或者從事小額零星經營業務的個人,其支出以稅務機關代開的發票或者收款憑證及內部憑證作為稅前扣除憑證,收款憑證應載明收款單位名稱、個人姓名及身份證號、支出項目、收款金額等相關信息。

于永勤老師觀點: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28號文件,對于稅前扣除憑證管理來講,我們基本的規則就是作為支出方,如果對方收到款項是屬于增值稅應稅項目的,那么應該取得發票作為稅前扣除憑證。那么對于債券,比如企業發債,我要支付利息,對方收息應繳納增值稅的。按照這個規則來講,對方應該給我提供發票,我們才能做稅前扣除。但是企業通過上交所來發債,在中證登或者中債登進行登記,然后企業支付利息給中證登或中債登,中證登、中債登給企業出具一個債券兌付兌息贖回的憑據等資料,以證明其已收到利息,那么這時企業無法取得發票的情況下能否稅前扣除,實際上這三個問題核心都在這。

我們與總局溝通過,就是從北京的管理來講,我們不是以文看文,以文看文的話只能解決一部分問題。文件里沒有明確該怎么解決,怎么樣靈活處理這么多經濟行為中反映出的來一些問題。其實總局在制訂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28號文件的時候,強調遵從以票控稅和過錯責任原則。以票控稅,企業支出是屬于增值應稅項目,對方開了票后,對方的收入就納入稅務機關的監控,所以以票控稅這個理念是我們在稅前扣除憑證管理上所堅持的最重要一個原則。在這種理念下,每一個作為債券利息的收息方需要開給中證登利息發票,中證登再開給發債方利息發票,這樣操作現實嗎?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也是跟總局溝通過,按照以票控稅的理念,中債登、中證登都有交易信息,稅務機關能找到收息方信息,所以我們認可企業如果能夠提供在中證登、中債登開具的類似收款的憑據,還有相應發債的公告、證明付款的憑證,可以把這些作為稅前扣除的憑證。

八、三供一業”集團撥付資金稅前扣除問題(鑫稅廣通)(尤尼泰)(審信曲信通)

問題背景:

“三供一業”集團撥付資金稅前扣除問題(鑫稅廣通)

在審計過程中該公司正在做國資委主導的中央企業“三供一業”分離的工作。文件規定:“中央企業的分離移交費用由中央財政(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補助50%,中央企業集團公司及移交企業的主管企業承擔比例不低于30%,其余部分由移交企業自身承擔。”

實際移交的企業為該集團下屬各子公司,該集團將由其承擔的資金撥付給子公司時,一般要求子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但子公司就收到的“三供一業”補貼款開具發票事宜分別向所在地主管稅務部門進行咨詢,稅務部門答復認為補貼款與企業經營業務無關,不屬于增值稅應稅范圍,不能開具增值稅發票,也不能開具零稅率發票,零稅率必須符合2016年36號文附件4的具體條款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6年第29號規定。因此,集團下屬子公司無法就“三供一業”補貼款開具增值稅發票。請問集團需要提供什么資料可以進行稅前扣除?

職工家屬區“三供一業”分離移交涉稅業務(尤尼泰)

(1)資產移交方:

①“三供一業”分離移交涉及供電、供水、供熱、供氣、物業管理及相關配套資產,部分項目還涉及房屋、土地等,資產種類多樣,分布范圍廣泛。移交方移交上述資產時,是否需要視同銷售繳納增值稅? 涉及不動產移交的是否繳納土地增值稅?

②職工家屬區部分資產并不在企業的賬上(建造職工房改房,權屬已歸職工所有),但須支付相應的改造資金,計入“營業外支出”,該項支出能否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支付改造資金方是否可以要求接受資金方開具發票?

(2)資產接收方:資產先移交再改造的,接收資產的企業同時接收移交資產一方支付的改造資金,截止2018年底資產尚未改造,已收到改造資金的,該資金是否繳納企業所得稅?(附合同)

 “三供一業”集團撥付資金稅前扣除問題(審信曲信通)

被審核單位2018收到并撥付“三供一業”分離移交補助資金,根據財政部(財資〔2018〕28號)文件,撥付成員單位“三供一業”分離移交集團配套補助資金計入“管理費用”,本年管理費用賬載金額164,081,530.00元;下屬單位收到補助資金計入往來款中,根據《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國務院國資委、財政部關于國有企業職工家屬區“三供一業”分離移交工作指導意見的通知》執行使用,按使用金額并結轉“營業外收入”,上級單位計入管理費用金額與下屬企業使用并計入營業外收入金額存在時間差異,涉及金額117,343,129.04元。

事務所意見:

根據被審核單位提供的《三供一業統計表》本年下屬33家企業使用并確認收入金額為46,738,400.96元,與被審核單位撥付成員單位“三供一業”計入管理費用金額164,081,530.00元的差額117,343,129.04元,調增應納稅所得額117,343,129.04元。

于永勤老師觀點:

集團承擔部分

三供一業實際上是企業將非經營資產剝離出去,問題中提及的補償,因為是非經營資產或者消耗性資產,消耗性資產后續都有支出,我們可以把消耗性資產叫做負債資產,所以企業將負債資產移交,必須給接收單位補償。問題中提及補償是財政補助50%,中央企業集團公司以及移交企業的主管企業承擔不低于30%,其余部分由移交企業自身來承擔。

首先涉及稅前扣除憑證的問題。作為接收企業來講,有些觀點認為,接收的資產是我的資產了,我再對其進行修理,不屬于增值稅應稅范圍,所以接收企業不能開具發票。實際上,我覺得增值稅沒有搞明白什么是負債資產,什么是我自己的經營資產。我個人覺得增值稅,從減輕企業的稅收負擔的角度不征是好事。那么從扣除憑證上來講,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28號文件規定屬于增值稅應稅項目的,需要發票,既然增值稅說了不屬于應稅項目,就不需要發票,以收款憑證和內部憑證作為稅前扣除的憑證。

其次集團公司以及移交企業的主管企業承擔不低于30%部分能否稅前扣除問題,這就涉及到相關性原則。在2019年4月份開會的時候,總局當時談到下一步要出涉及到三供一業的文件,但是截止2019年7月仍未出具文件,也不知道未來是怎樣的趨向。但我們從這個事情來具體分析,從相關性原則上來講,集團公司發生支出與其取得收入是否直接相關?目前來講沒有特殊規定,能不能扣還有待商榷。但是現在整體來講,我們又要考慮社會屬性,三供一業實際上是一個社會問題,下一步會不會有特殊政策,我相信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跟國資委溝通以后,可能會下一步明確,以后有明確的指令再說。我們現在不敢說就集團公司所負擔30%這部分一定要怎么樣,待后續文件明確吧。

移交方承擔部分

作為支出方來講,集團公司負擔部分稅前扣除問題待商榷,那么企業自身負擔的部分能否稅前扣除,我們要從哪個角度來看,該支出與取得收入直接相關。我想直接看得著的收入即當期經濟利益流入,那么可能也看不出與非經營性的資產相關。但是企業負擔支出實際上是未來可能要長期發生的支出,對于企業來講,非經營資產會影響企業做大做強,三供一業的分離是要促進國有企業主業做大,然后做大做強。那么企業做大做強以后,就會給對未來的經濟利益流入帶來好處,我們的相關性原則強調的就是能否給當期帶來經濟流入,或者是未來可預期帶來經濟流入,所以從這個角度三供一業支出能給企業帶來未來經濟流入,有利于企業做大做強,有利于企業未來能夠實現更好的收益,所以該支出是與取得收入相關,企業自身負擔的部分可稅前扣除。

承接方收到款項

作為資產的接收方,是否在收到年度一次性確認收入?企業需考慮權責發生制原則,屬于當期的收入應該確認到當期,例如提供勞務按照完工進度確認收入;對于三供一業,接收方一次性收到款項,需負擔資產未來年限的支出,收到的款項實際上是預收款性質,企業無需一次性確認收入。

移交方扣除的特殊考慮

除了三供一業以外,我們其他的一般的都是企業支出多少,對方確認收入多少,一般是這樣一個對等的原則。但三供一業有個特殊的地方,即作為支出方很難知道另一方當年提供了多少勞務,相當于頭一次就集中支付的補償款實際上是一個預付款,然后其中4673萬是另一方當年發生的實際支出,以后對方確認多少收入,我就確認多少支出,這種思路的話我覺得企業要能分清楚的話,對稅收來講不是沒有好處,當然有好處。但我覺得很多可能也分不清楚,因為移交以后總取證對方發生的實際支出,確實很麻煩。所以我覺得作為支出方,為了清理負債資產,承擔的支出可以扣,一次性扣不見得就好,分批不見得就不好,還需考慮企業的實際情況。如果取證各方面都難,所以一次扣就扣了。

作為接受方,涉及到提供勞務,那么接收方按照提供勞務的程度確認收入,即提供多少勞務確認多少收入,這是個特例,其他的支出和收入之間的匹配關系沒有這樣。

九、集團付表彰宣傳報道先進單位和個人獎勵的稅前扣除問題(鑫稅廣通)

問題背景:

集團因舉辦宣傳報道先進單位評選,對表現優異的集團內各單位和人員(包括分公司、子公司、以及相關人員)進行現金獎勵。需要獎勵給個人的,先由集團本部支付給各個涉及到的分公司、子公司,支付時未代扣個稅,也未取得子公司開具的發票。之后再由各單位發放給獲獎人員。

類似情況的,年末時針對經營情況超過目標的單位,集團會給予該單位領導成員工程獎勵。

問題附件:表彰宣傳報道先進單位和個人獎勵的憑證附件

于永勤老師觀點:

首先從相關性原則判定,該支出是與集團取得收入相關。集團作為管理機構,發揮計劃組織、控制協調、指揮等管理作用,集團內單位和人員跟集團還是有關系的,對其激勵,讓員工更好地工作。例如我們現在要委托一個經營團隊,職業經紀人團隊去管理一個企業,他干得好,股東會掏錢給與獎勵,集團也是要給與獎勵。都是同樣一個原理,集團要發揮管理職能所發生的支出,我們說與取得收入還是有關的,因為它的管理所產生的效益是體現在被投資企業自身價值的增加,當然還有他未來取得的股息紅利等等。

關于稅前扣除憑證問題,給個人的獎勵支出不屬于增值稅的應稅項目,獎勵事項不是提供勞務,而是獎勵人員因為之前提供勞務然后獲得獎勵,涉及扣繳個人所得稅的問題。所以沒有必須要發票,但是需要提供收款憑證,以及依法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完稅憑證。

十、基建期企業所得稅應如何進行納稅調整(華政)

 問題背景:

目前企業正處于基建期,無收入。基建期成本支出全部通過“在建工程”會計科目核算。企業在建期間發生的支出如工資薪金、三項經費以及其他的常規類的納稅調整事項如何調整。

 政策依據:

《關于企業手續費及傭金支出稅前扣除政策的通知》(財稅〔2009〕29號)

一、企業發生與生產經營有關的手續費及傭金支出,不超過以下規定計算限額以內的部分,準予扣除;超過部分,不得扣除。

2.其他企業:按與具有合法經營資格中介服務機構或個人(不含交易雙方及其雇員、代理人和代表人等)所簽訂服務協議或合同確認的收入金額的5%計算限額。

 于永勤老師觀點:

企業基建期計入在建工程的支出,存在部分支出超標準情況,如手續費傭金,按照財稅〔2009〕29號文件規定,按照簽訂服務協議或合同確認的收入金額的5%為計算限額;若超過5%部分,是計入時作納稅調整,還是等轉固折舊時調整。

從稅務師職業的角度來講,希望計入時調。因為計入時調就清楚了,未來轉固時就不用調整。但從政策規定來講,我們強調損益才涉及到納稅調整,也就是會計上計入損益才出現納稅調整,會計上不計入損益不涉及調整。那么對于基建期會計沒有計入損益,只是計入在建工程,在建工程沒有影響當期損益,沒有轉固定資產,也沒有折舊或沒有轉無形資產沒有攤銷。我們從企業所得稅法規定來看,要讓企業當期作納稅調整的依據不充分,但是我們從便于操作的來講,從降低納稅人未來的涉稅風險角度來看,我們建議企業計入時作納稅調整,要不以后區分不清楚了。

所以實際操作時,如果納稅人不調,不能說納稅人有風險,按稅法規定來執行,基建期計入在建工程不調整是正常的,也是企業的權力,換句話說,企業當前就不應該調。只有形成資產計算折舊和攤銷的時候,企業多在當期計入當期損益,就相當于稅前扣除而言,等于企業多扣除才作納稅調整。

十一、關于高新技術企業收入指標核算準確性的問題(中瑞)(天揚君合)

問題背景:

關于高新技術企業收入指標核算準確性的問題(中瑞)

2017年A企業取得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編號為GR20171100XXXX,有效期三年。2018年A企業匯算清繳A107041高新技術企業優惠情況及明細表中各數據為 “一、本年高新技術產品(服務)收入占企業總收入的比例65.00%, 二、本年科技人員占企業當年職工總數的比例45.00%,三、三年研發費用占銷售(營業)收入的比例4.80%。”

2018年A企業高新技術產品(服務)收入金額為70,850,000元。在核算本年高新技術企業總收入指標時,A企業只核算了銷售(營業)收入109,000,000元。除銷售(營業)收入外,2018年A企業取得政府補助利得1,000,000元,固定資產出租收入2,000,000元,利息收入8,000,000元。核算收入總額指標時,是否應將以上政府補助利得收入、固定資產出租收入以及利息收入一并納入收入總額?如果將上述各類收入納入收入總額后,A企業的高新指標是否仍滿足認定標準?

同期銷售收入是否包含視同銷售收入問題(天揚君合)

高新技術企業認定八大條件之一,企業近三個會計年度(實際經營期不滿三年的按實際經營時間計算,下同)的研究開發費用總額占同期銷售收入總額的比例符合如下要求:

1.最近一年銷售收入小于5,000萬元(含)的企業,比例不低于5%;

2.最近一年銷售收入在5,000萬元至2億元(含)的企業,比例不低于4%;

3.最近一年銷售收入在2億元以上的企業,比例不低于3%。

其中,企業在中國境內發生的研究開發費用總額占全部研究開發費用總額的比例不低于60%;

問:同期銷售收入是否包含視同銷售收入?

政策依據:

《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管理工作指引》

三、認定條件    (四)高新技術產品(服務)收入占比

2. 總收入

總收入是指收入總額減去不征稅收入。

收入總額與不征稅收入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以下稱《企業所得稅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以下稱《實施條例》)的規定計算。

(六)企業研究開發費用占比

企業研究開發費用占比是企業近三個會計年度的研究開發費用總額占同期銷售收入總額的比值。

5. 銷售收入

銷售收入為主營業務收入與其他業務收入之和。

主營業務收入與其他業務收入按照企業所得稅年度納稅申報表的口徑計算。

于永勤老師觀點:

高新資質認定時,如2019年認定的數據是看在2016年到2018年,但2019年享受高新時,我們就不是光看前三年數據了,需要關注2019年的高新技術產品部收入占當年的總收入的比重是否達到60%;同樣研發費用需要看2017年到2019年的研發費用,占這三年的銷售收入的比例是否達到3%、4%、5%。上述兩項指標涉及到總收入的口徑,問題中提及企業取得政府補助收入、固定資產出租收入、利息收入,股息紅利收入、股權轉讓收入等。企業在判斷總收入時,根據《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管理工作指引》相關規定,總收入是指收入總額減去不征稅收入。即免稅收入不能減,不征稅收入可以減,若企業當年轉讓股權收入1億,成本1.2億,企業發生轉讓損失2000萬,企業也要把轉讓股權收入1億計入總收入,這個跟企業盈虧沒有關系。

第二個問題是同期的銷售收入是否包含視同銷售收入的問題,對于考核研發費占比,它的分母是銷售收入,那么這個銷售收入是否包括視同銷售,《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管理工作指引》中提及銷售收入為主營業務收入與其他業務收入之和。主營業務收入與其他業務收入按照企業所得稅年度納稅申報表的口徑計算。企業所得稅年度納稅申報中,營業收入中主營業務收入包括銷售商品收入、提供勞務收入、讓渡資產所有權所取得的收入等等。然后其他業務收入,包括銷售材料收入等等,均不包括視同銷售。申報表中視同銷售在表A105010中單獨作納稅調整,所以我們在計算研發費占比的時候,銷售收入不包括視同銷售收入,分母小了,對納稅人應該是有利的。

十二、委托關聯企業進行研發(中瑞)

問題背景:

2017年,A公司委托其關聯公司B公司進行研發工作,合同約定委托研發費用共計300萬元。A公司向B公司付款300萬元,B公司給A公司開具含稅金額為300萬元的發票,A公司遂根據票據入賬300萬元研發費用。但2017年度B公司實際花費研發費用150萬元,有研發費用明細。企業所得稅匯算清繳時事務所根據實際發生的150萬研發費用為基數乘以80%再進行研發費用加計扣除金額的計算。2018年,B公司用剩余150萬元研發費用進行研發活動,但全額發票已在2017年開出,A公司也已經全額入賬,B公司2018年花費的研發費用將不會在A公司賬面上的委托研發支出中顯示,那么在2018年度的匯算清繳業務時就無法為A公司做研發費用加計扣除。

于永勤老師觀點:

企業發生委托研發支出300萬,但是對方兩年完成,企業第一年按300萬作委托研發支出,還是按照實際研發進度確認支出?作為企業研發費加計扣除,首先考慮研發費計入是否合理,再考慮研發加計問題,這里面涉及到權責發生制原則問題,權責發生制原則強調權責發生的“責”,責就是企業實際發生,屬于當期的應該確認在當期的支出。問題中,企業研發費不能300萬一次性扣除,一定要按照權責發生制原則,第一年實際發生額計研發費用,如第一年研發活動完成了60%,就按300×60%即180萬計入研發費用扣除,再180萬基礎上考慮加計扣除。

第二年扣除研發費用票據問題,對方2017年以提供全額發票,企業2018年按照權責發生原則,把實際發生支出扣除,企業有扣除憑證即2017年已取得的發票,企業無需糾結2018年沒有票不讓稅前扣除問題。

十三、無償劃轉的特殊性稅務處理問題(中匯盛勝)

問題背景:

2007年10月,甲公司(國有企業)為了減少管理層級,根據經理辦公會的決定將乙公司(甲公司100%控股的子公司)對丙公司的投資劃轉給甲公司。通過核查甲公司、乙公司當年度的相關會計和稅務處理,實際上當年雙方都是按賬面凈值進行了會計和稅務處理。但當時沒有到稅務機關備案。2018年度,甲公司全資子公司丙公司注銷清算,發生了股權損失,是否允許稅前扣除?

政策依據: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資產(股權)劃轉企業所得稅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5年第40號)

十、本公告適用2014年度及以后年度企業所得稅匯算清繳。此前尚未進行稅務處理的股權、資產劃轉,符合《通知》第三條和本公告規定的可按本公告執行。

于永勤老師觀點:

2007年乙公司把丙公司的股權劃給甲公司,2018年丙公司注銷清算,現在注銷清算以后,對于甲公司,如果按照原來劃轉時賬面凈值來確認,甲公司清算收回的資產小于原來確定資產的凈值,產生損失能否判定?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5年第40號文件第十條明確,此前尚未進行稅務處理的股權、資產劃轉,可以按照40號公告規定來進行稅務處理,也就是給了納稅人一個補救措施。

2007年劃轉,實行新企業所得稅法以前劃轉能不能適用40號公告,40號公告沒有強調時間界限。文件考慮到歷史遺留問題,不光2007年,2002年2003年也有,在當時政策從內資來講,當時政策都不支持,無償劃轉根本不認,但又比比皆是。國有企業非常頻繁,企業不進行資產股權的特殊性稅務處理,不補救,那么企業沒有計稅基礎,企業要有計稅基礎需要先把稅補了。也就是當時企業無償接受資產,按當時政策規定要視為接受捐贈繳納企業所得稅,完稅后形成資產計稅基礎。如果現在企業補稅的話,可能就涉及到滯納金等等各種問題。所以我們就考慮到補救措施,按照40號公告要履行相應的程序,現在都不用備案了,企業留存備查這些資料就可以。按照稅務機關要求,我們要準備一個資產股權劃轉特殊性稅務處理申報表,企業申報流程得有,這樣企業取得丙公司的計稅基礎,就合法合規了。但是企業補救的時候需要核查一下,文件要求是否都滿足,不符合文件條件也不能適用補救措施。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